□您现在的位置: 老潘网志 >> 残烛人生 >> 同窗好友 >> 友好往来 >> 正文 □现在时间:
教研的楷模,沈为慧:平凡,但不能平庸         ★★★  
沈为慧:平凡,但不能平庸
作者:沈为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83    更新时间:2012/2/19

说明:本文最初为2009年9月22日在全国历史教师教育专业委员会西安年会上的发言稿,修改后于10月份参加了教育部“课改十年——讲述我的教育故事”征文,获得特等奖。修改后在11月7日用作怀远三中近六年新进教师会议上的发言稿。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有个城镇户口,能吃商品粮;1985年我考入宿州师专,梦想基本成真。1987年被分配到了常坟中学,工作十年后我又萌生了进城的念头。通过公开招考,1998年我成了三中的一员。

从进入三中时起,我年年带高三,多年担任高三应历届班主任,年终考核连连为优,多次受到县级奖励,还受到过市政府嘉奖,2003年我成了怀远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教师之一。一时间,我感觉功成名就了,现在回头看看,当时自己的认识多么可笑。

我的阅读极其有限,通常只读三本书:课本、教参、教辅,除此之外我从未完整地读过一本书,甚至没有真正地读过一篇关于历史教学方面的文章!翻阅杂志,也只是寻找习题以供考试之用。我极少写文章,2006年以前只写过四篇文章:1997和2003年的市级参评论文;2002和2004年市级课题的阶段性报告和最终成果。尽管论文分获市级三、二等奖,课题也通过了验收,但那些并没有成为自己进行教学研究的起点。我总认为杂志上的文章都是专家手笔,所以从未想过写稿,更未想过投稿,当然也就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

然而,这种平庸的状态在一次新课程培训中被打破。2006年8月14日,当带着对新课程的好奇走进培训会场时,我选择了远离空调、但距主席台最近的位置,因为我认为,空间上的距离决定了心理上的距离。这次培训的主讲人之一是江苏赣榆中学的董洪涛老师。董老师对教科书的研究如此之细:书中有多少幅图,其中多少以人为主、多少以物为主、多少以景为主。更让我震撼的是,他竟然发现了教科书的一处错误:“史家争鸣”应为“史学争鸣”!

一场再精彩的报告,不可能每句话都让人刻骨铭心,但是,改变你的可能就是其中的某一句话!培训结束后,我抱着“挑剔”的态度开始啃读教科书。回想起来,这种心态虽不可取,但批判精神在教学中是不可缺少的:教科书也是一种史料,它没有逃避质疑的特权;而且,科学不怕质疑,真理越辩越明。在此后的六十天里,我写了两万字的教材质疑与修订建议。就是因为这两万字的读书笔记,引起了苏州张华中老师的注意,他还把我介绍给了教育部课程中心的何成刚博士。“言之无文,行之不远”,何博士鼓励我撰写文章,并建议从博客写起。2006年11月5日,历史课程网上多了一个简陋的小屋——“沈为慧的博客”,浙江一位热心的大学生帮我设置了如下栏目:试题研究、焦点话题、典型案例、生活感悟、教学日志、读书笔记。从那时起,我每天练笔达千字以上,内容涉及自己的教学与生活,从基本成文的到根本不成文的,从大致通顺的到几乎不通顺的,都发到了博客上。虽然这些文字浪费了读者的时间,甚至污染了网络的空间,但是,数着一天天增加的日志,看到一条条热情的留言,我感觉了自己的进步,感受到了虚拟世界的大爱,体会到了学习的乐趣。

渐渐地,思考成了我的习惯,写作成了我的生活。

2006年11月14日,正在备课的我遇到一则思考题:公元前399年,雅典民主法庭以荒唐的罪名处死了哲学家苏格拉底。寻找相关材料,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讨论雅典民主政治在这时期暴露了哪些问题。

查找好材料,剪辑好文字,设计好答案,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让谁寻找材料?让谁弄清事情?让谁讨论问题?显然是学生。我没有认真审题,更没有领会课标精神!我没有“备”学生,更没有“备”教法!我好像是个“有知之人”,但这样只能培养出许多无知之人!苏格拉底以自己的死捍卫了思想自由,而我却剥夺了学生的思考权力!我迅速地把自己的反思写了下来。

博文贴出后,很快被《中学历史教学参考》编辑部看中,并告知此文将刊登在2006年第12期上。我异常兴奋,因为那是一份在全国非常有影响的刊物;但领导和同事却善意地提醒我:有这等好事?小心上当!

拿到杂志后,我在封二找到了那篇文章,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事,如今变成了现实!这篇文章仅有1168字,它的写作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但它的前提是三个月的思考、两万字的笔记、二十篇的博文。我深切地体会到:学习需要耐力,写作需要激情。

冷静下来后,我又在标题的上方发现了这样一段“编者按”:人们也许认为,忏悔——揭自己的短,是丢人的事。在我们看来恰恰相反,忏悔其实是一种最为难得的美德,是一个人走向成熟所必须经历的反思。由此,编者不禁想起老子的一句话:“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沈为慧老师的忏悔,正是自明自强的表现,就因为这一点,她(原文如此,系任鹏杰主编之误——笔者注)或许始终是平凡的,但却可能变得不再平庸。

文章的发表、主编的鼓励使我认识到:没有思路就没有出路,没有眼界就没有境界。从那时起,我的学习热情更高,工作劲头更大;教学逐渐成了我的生活,教育逐渐成了我的事业;历史成了学生最喜欢的科目,自己成了学生最喜欢的老师。领导的表扬、学生的赞赏使我体会到:没有实力就没有魅力,没有作为就没有地位!

我不会再平庸,也不能再平庸!

怎样才能走出平庸?对于一个中学教师来说,主要途径有两条:高考与教研。许多学校实行循环制,从高一教到高三,再回到高一,三年一个循环。许多老师,三年才有一次展示的机会。而进行教学研究,每个月都有发表文章的机会,甚至每个星期都有机会。另外,教研成绩是自己的,而高考成绩是大家的;教研成绩是永久的,而高考成绩是暂时的;教研成绩是全国性的,而高考成绩是区域性的。所以,要走出平庸,最快捷、最现实的途径就是从事教学研究,提高教研水平。

不少人认为,研究务虚不求实,那些理论性的东西在教学中没有推广价值。以前我也有相同的看法,但当自己试着去做时才发现,实际上并非如此。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研究的灵感往往来自于课堂:《对新课标人民版高中教科书的几点质疑》就是我上课时发现的错误;《历史课中的错别字》,受益于学生练习的批改与订正;《学生教我解读〈孔子讲学图〉》,就是一堂教学实录加课后反思;《新材料新情境》出自我设计的课堂练习与单元检测题;《材料解析题中的“材料”与“问题”》是对期中考试题分析评价的拓展。2009年4月,我利用鲁迅的《阿Q正传》等小说,围绕近代发式与社会变革问题进行教学实验后,合作撰写了《小说辅助历史教学的有益尝试》一文。受此影响,学生认识到了文学资源的历史价值,在随后的一次探究性学习中,学生们很容易就从《子夜》中找到了有关民族资本主义的信息。

另外,不学习、不研究,自己是很难胜任的。不客气地说,这个课本上,有百分之五十的内容我是不明白的,自己明白的又不一定能讲得通,自己感觉讲通了学生也未必能听得懂。中学教师完全有可能在教学研究中取得很大成绩,因为我们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学生是丰富的资源,课堂是广阔的基地。课堂上生成的问题是他人难以遇到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把这些案例记录下来、思考下去,就可能取得专家学者也难以取得的研究成果。但是,许多人认为,受学识水平、研究时间、图书资料及人文环境等因素的制约,中学教师从事教学研究的难度非常大。其实,当我们老是盯着困难时,困难就会被无限放大;当我们试着去解决困难时,困难就会给我们让路。

我的第一学历是两年制大专,上学期间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史学专业训练。2006年当一无所知的我开始进行教学研究时,只能根据自己选定的主题进行了查找式阅读:读陈旭麓的《中国近代史》,是为了说明“晚清条约”是中国近代史教学中重要的课程资源;读白寿彝的《中国通史》,是为了解决“荣氏企业发生发展的几个问题”;读彼得•李伯庚的《欧洲文化史》,是为了强调材料引用的“准确性”问题;读《科学史十五讲》,是为了写一篇关于“读书有益”的征文稿;读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是为了指出高考题中的“史料缺陷”,说明“论从史出”的重要性;读郑曦原的《帝国的回忆》,是为了呼吁人们“从新的视角来反思历史”。读赵亚夫的《国外教育透视》是为了撰写《美国〈历史课程标准〉中的“科技史”》。在阅读与研究中我感觉到:需要产生动力;更体会到:努力比能力更重要!

就阅读来讲,我更倾向于杂志。优秀期刊上的文章一般都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且能反映研究的新成果,通过注释还会了解更多的名家名著、新版书籍,因此我认为,看杂志是一种速成的读书方法。三年来,我自费订阅了《中学历史教学参考》《历史教学(中学版)》《中学历史教学》。由于水平有限,我的阅读速度很慢,办法近乎愚蠢,不动笔墨不读书,不做笔记我就看不懂作者写的是什么!对于这些杂志上的文章,我一般会读两轮。第一轮是分期读。拿到新杂志后,基本上把每篇文章都读一下,当然有的精读,有的泛读;同一栏目的几篇文章往往是编辑精心排在一起的,它们之间一般会有内在的联系,一口气读下去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第二轮是把多期杂志的相关内容合在一起读,或相互比较,或相互补充,或相互质疑。在阅读中自己往往会有新的想法,沿着这些想法深入下去,就是一篇文章。

阅读需要时间,写作更需要时间。对于普通的中学老师来说,正常上班期间是无法安心阅读、无法静心写作的,因此,只能挤用中午、深夜与凌晨,星期天、节假日与寒暑假。在我看来,读书是最佳的休息方式,写作是最有意义的娱乐活动,兴致高时,电视中的文艺节目也会失去吸引力,吃饭、睡觉简直是在浪费时间,零点以后才睡觉是常有的事,星期天等公休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书房中度过的,更有甚者,2008年春节的七天假期我用于学习的时间就达100个小时!就是在那段时间的学习中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书山要以勤为径,学海无须苦作舟。因为:我学习,我幸福!我进步,我快乐!!

就自己的学识水平而言,即使是比较简单的问题,我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搞明白,因此我就让自己在一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去思考一个问题,一个星期、一个月、几个月都在思考它。或者坐在书桌前连续一个小时、几个小时都在思考它,或者吃饭时、走路时、洗脸刷牙上厕所时、躺在床上等待入睡时也在思考它。我认为,当盯住某一个问题不放时,你就会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就可能写出高质量的研究文章,即使不能得出圆满的答案,态度上的转变与认识上的进步也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在许多人看来,我成了不与社会交往的“书呆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而我心里明白:只有让自己坐下身来,才有可能静下心来;要想写出有质量的文章,就必须排除外界的干扰、推掉不必要的应酬、抵挡物质与精神的诱惑。

正是由于长期以来关注教学与教研,因此对生活中的事情关注得较少,只知道按规定办事:进出校门我会主动下车,因为大门口有告示牌;我的摩托车放在综合楼地下室,因为这是学校的要求;在办公室我拖地换水倒垃圾,因为这是年级组的安排。有人说我是“死脑筋”,但我自己从中受获很多,生活的态度改变了我学习态度和工作态度,同时也提高了我的教研能力与教研水平。生活没有彩排,每天都在直播;或许没有掌声,但观众却不少。

课件自己设计,试题自己命制。不能跟着错误走,让他们向我看齐。

在教学与管理工作中,我经常向别人请教,甚至我的学生也成了老师。台下不少老师,曾在三中就读,几年前我有幸成了你的老师,也许你不曾想过,那时你的认真态度影响过我,你的问题与考试卷启发过我。现在,我们成了同事,但愿我们仍然能一起学习,共同进步。每一个有进取心的人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的老师。

我有个习惯,就是把每一步的思考都保存下来。在我的电脑里有多个以“教科研”命名的大文件夹,如“教科研0808-0901”、“教科研0902-0908”、“教科研0909-1001”等,其中收藏着我在每一个学期的思考。在每个大文件夹中又有若干个小文件夹,比如“晚清条约”、“历史小说”、“成长感悟”、“辫子问题”、“宪法插图”、“科学万能题”、“区域自治题”、“江西教案题”、“领事裁判题”等等,这些记录了我思考的具体问题。而在每个小文件夹中又有许多文件,这些文件反映了我思考的过程,它们或是文章的结构,或是文章的草稿,或是半成品,或是修改稿。在每个文件名后都缀有日期,比如“新课程促进我成长-0923”、“新课程促进我成长-0924”、“新课程促进我成长-0925”,表示九月下旬的几天里我一直在修改《新课程促进我成长》这篇文稿。从文件数量上可看出文章修改的遍数,有的文章修改了几十遍才定稿;从修改日期上可看出文章写作所花的时间,有的文章打磨了几个月才成稿。

越接近成品,文章越难改。当修改不下去时,我通常会选择冷却法或朗读法。所谓冷却法,就是把文稿暂时置之一边,过一段时间(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再拿出来修改。所谓朗读法,就是通过朗读(至少要让自己能听得见),去挑出拗口的字词,听出别扭的语句,找出不符合逻辑的段落。2008年12月,在撰写《用批判性思维进行史料分析》一文时,我一次次地把文稿打印出来,站在山上,一遍遍地朗读,一遍遍地修改,直到自己满意时才投给杂志社。文章读者的数量大约等于自己朗读的遍数。如果自己仅读了一遍,很可能只有一位读者;如果自己读了一百遍,那么就可能会有一百位读者。我认为,与其说文章是写出来的,不如说是改出来的、读出来的!

十月份,我校历史组的部分教师参加了教育部组织的课改征文,其中姚宝、李春芳、梁小燕、殷家明、黄瑛和我共六人都获得了国家级奖励。在写作过程中,我们的体会是,修改的时间越长、遍数越多,文章质量就越好,奖项就越高。

文章的写作离不开资料,而一般的中学都没有像样的图书馆,我们怀远三中也一样。网络是我查找资料的首选,合作撰写的多篇文章,材料都来自于专业网站或官方网站,如《近代条约中几个易于产生歧义的问题》《历史小说:一种重要的历史教学资源》《歧义重重的邮票题材试题》《电影台词题商榷》《“长城题”商榷》等。网络查找困难时,我就会购买相应的图书。但是,有的资料在普通的书上是找不到的,因此只能想方设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在撰写《材料选择题中的“史料分析”与“历史语境”》一文时,请南京师范大学的在读硕士为我查阅了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道格拉斯•诺斯的《经济史上的结构和变革》;在撰写《引用材料要注意其准确性》一文时,请北京师范大学的在读博士到国家图书馆帮我查阅《唐会要》;在撰写《“总统山”上的罗斯福》时,向正在美国访学的历史学家黄安年教授讨要了珍贵的材料。

我校历史组的绝大多数老师都让我帮助他们购买了图书。一年来我们组共购书1790元,在2010年度的杂志征订中,截止于昨天我组已有11人自费1500元订了19份228本杂志。学习中我们感觉到:自费买的书读起来才会更认真,效果才更好。

今年八月,“人大代表举手一致通过宪法”的插图,引起了我的怀疑,在网上查找无果后我购买了穆兆勇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录》。虽然在《实录》中没有找到那幅插图,但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我们的质疑并非毫无道理。为了进一步寻找证据,我专程赶赴合肥,先后到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图书室和省图书馆进行查找。

任何人的成长都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我也不例外。很长时间我的研究都是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进行的。利用参加各类会议之机,向大学教授讨教,拜他们为师。聂幼犁教授把自己许多文章的电子版赠送给我,并通过电话解答我在阅读中遇到的问题;赵亚夫教授用“新历史教育”的理念来改造我,以“瘦我肥天下”的精神来感染我;黄牧航老师金针度人,帮助我分析思路,指导我撰写论文;陈志刚老师以自己的学习经历告诫我,多读理论著作,多读上位书籍,功夫花到了自然会悟出大道理。外出学习时,我有幸与国内的多位历史教学法和历史教育方面的教授合影留念。但是,这些照片不是我用来炫耀的资本,而是我前进道路上的灯塔与路标,看着那些熟悉而亲切的面孔,再去读他们的著作,好像自己就坐在教授的对面,倾听他们的教诲。

通过网络,我结识了许许多多的志同道合者,并不断地与他们交流读书心得,探讨教学方法,合作进行研究。通过阅读“中史参”的相关文章,我走近了众多名师的生活,了解到了他们的读书、思考与研究,进而使我增强了精神动力,明确了奋斗方向。我认为,与智者交往,则心存高远。可以说,经常性交往对象的水平,决定了自己发展的高度。

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感觉到,知识越多的人越是谦虚,越是和蔼。大家也许没有这样的经历:官越大,架子越小;但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官越小,架子越大。文人不必相轻,船多根本不会误路。

外出开会与学习是有时间限制的,网络交往也不能取代面对面的交流,与自己接触最多的还是本地区、本学校的历史老师。为了创造更有利于发展的氛围,2008年11月我提议组建了怀远县历史教师读书沙龙,近一年来沙龙成员已有最初的4人发展到现在的20人,活动内容从听课评课、参加上级教育部门组织的论文评选,发展到向杂志社投稿,申报研究课题。另外,我还发起成立了怀远三中班主任沙龙。在互相学习、相互交流中,每一位成员的专业水平都有了较大提高。

三年来,我在教研方面有了些成绩:10万多字的文章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参与何成刚博士主编的《历史教学设计》一书(已由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近期参与何成刚博士主持编写的《史料教学中的方法与策略》写作。

我个人以为,这些进步的取得主要受惠于一个期望,得益于一个信念,那就是:我或许始终是平凡的,但我会变得不再平庸!如果你喜欢,这句话就送给你。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老潘网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本站导航 |  网页排版 |  论坛贴图 |  网络电视 |  史上今日 |  天气预报 |  万年历 |  老潘微博 |  同学录 |  网址大全 |  历史教学 |  论坛 |  四君子

    中央人民政府网湖北省人民政府荆州市人民政府荆州开发区官网江陵县人民政府人民网时政频道新华网时政频道凤凰网中文频道新浪新闻专题版
    湖北新闻大楚网荆州综合新闻网东湖社区荆州版国家教育部官网湖北省教育厅网荆州教育体育局中国教育新闻网湖北教育信息网湖北招生信息网
    荆州教体信息网中国教师资格网一师一优课平台教师研训淘师湾张小明教学园地人教版高中历史考试无忧资源网中学学科网校通滩桥高中信息网
    站长的优酷视频站长的成长博客陈志雄的面壁斋北京工大新闻网中国铁路客服网必不可少昵图网网上阅卷智学网网上阅卷云校网谷歌网卫星地图
     中国文明网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站备案信息  网上报警中心  公安机关网站备案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站长简介 | 我爱我家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本站公告 | 给我留言 | 怀念旧版 | 全部文章 | 网站管理

    ◇本站网友QQ群:19525312 ◇ICP备案证书:鄂ICP备18030628-1号 ◇本站主持人QQ:160727656
    □本站课题:网络在中学历史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版权所有:[2005-2016]老潘网志 □学术支持:荆州市中学历史专业委员会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妥善处理。 本站微信公众号:zhen_lishi

    鄂公网安备 421090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