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残烛人生 ——【老潘网志】始建于2005年4月,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本站转载学术文章来源于网络,均注明出处,如有版权侵犯,请联系删除;如有转载本站原创文章的,请注明源自本站,禁止商用。
网盘 管理
返回首页:www.lpwz.net    残烛人生:残阳斜似火,烛泪锁心房。最忆少年恨,春秋自短长 互动信箱:admin@lpwz.net     今天是:
于涌泉:“中心—外围”结构仍未根本改变

来源:历史中国 2024-01-08 16:18 发表于北京

作者:于涌泉,中共山东省委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

原载:《历史评论》2023年第6期,(原题《世界秩序视阈下的帝国问题——历史追溯与现实超越》,摘自《思想理论战线》2023年第4期)

当前以民族国家为主要行为体的世界秩序肇始于《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和约确认了国家主权原则。但体系的适用范围仅限于签署《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欧洲各国,它们在与这一范围之外的政治实体——广大亚非拉地区各行为体——打交道时,完全将主权原则置之度外。相反,它们在亚非拉地区的殖民扩张最终导致近代殖民帝国的建立。遭受殖民的国家失去自身主权,成为殖民宗主国压迫剥削的对象。广大亚非拉国家无法拥有与欧洲国家相平等的地位,反而沦为以欧洲列强为中心的国际体系的边缘。

即使在欧洲范围之内,列强对主权原则的坚持也往往让位于现实利益的协调,欧洲各大国往往选择牺牲小国的主权利益,以维持大国之间实力均衡。因此,无论在欧洲内部还是整个世界范围内都出现一种吊诡现象:主权平等与等级制度并行不悖,前者在取得合法性的同时,后者成为国际政治的残酷现实,这一鸿沟使整个世界呈现出以欧美列强为中心、以亚非拉国家为外围的“中心—外围”结构。

20世纪民族独立浪潮以及民族国家在亚非拉地区的建立,尽管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中心—外围”结构,但仍无法使其根本改变。中心国家拥有对金融、技术、资源、媒介和军事能力的垄断,这使得处于中心地位的西方国家得以继续保持对边缘地区国家的剥削掠夺,从而保持中心国家“发达”的积累和边缘国家“不发达”的积累。也正是由于当今世界依然存在“中心—边缘”格局,主权平等原则在相当程度上难以落到实处。戴维·莱克指出,当前国际体系中依然存在等级制,其立论依据在于国家主权的可分割性,以及国家间显著的权力差距。由此可见,某种形式的等级制以及“中心—边缘”格局更接近当前世界秩序真相。这种权力等级制现实与对主权平等追求共存的局面,无疑造成当前世界秩序的不稳定。

◁ 上一篇:侯建新:“黑暗的中世纪”与欧洲文明的创生
▷ 下一篇:葛剑雄:河流与人类文明的起源与发展